衡水市幸福园托老院
电话:0318-2810703
传真:0318-2810703
邮编:053000
地址:衡水市大庆东路橡胶厂对过(加油站西邻)
环境展示
当前位置:环境展示 > 环境展示
我快乐,只为夕阳更红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5-5-30 10:13:33点击:2628

  尊老、敬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让自己的老人有一个幸福快乐的晚年,是每个子女的普遍愿望。然而随着人们生活结构的变化,生活节奏的加快,老年人的养老问题与现实生活形成了不可回避的现实矛盾。中国已经步入了老龄化社会,养老逐步变为社会问题愈加凸显,社会养老机构成为了不可或缺的社会元素。衡水市幸福园托老院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

  2006年,赋闲在家的王焕慈,看到周边的很多老人,由于子女工作紧张,生活压力大,不是没有孝心,而是实在没有时间与心力照顾好自己的老人,不要说老人的保健,即使是正常的衣食住行都成了问题。于是,她萌生了办托老院的想法。

  当时,王焕慈一说出自己的想法,家庭成员中没有一人同意。由于自己家庭当时的生活条件还算可以,所以家人们都认为她吃不了那个苦,受不了那个罪。因为众所周知,照顾老人是一个太苦的差事。

  但是,王焕慈觉得社会需要养老机构,家庭更需要养老机构。于是她力排众异,说服了丈夫、孩子、父母及其他亲属们的不同意见,并筹备建院。

  经过紧张的准备工作,托老院于2006年3月份开始试营业,起名为衡水市幸福园托老院,寓意让老人们在这里得到幸福。当时只有王焕慈和一名服务员,有六十张床位,没有老人入住怎么办。于是她和她服务员出城、下县、跑乡村发广告。讲我们的托老院的设施,讲我们的服务、讲我们的环境,请有入住愿望的老人来入住。经过半个多月的努力,终于有一个老人来院入住,那一天是她很高兴的一天。

  半年后,托老院入住了五位老人,老人们及家属们都说托老院办得好,给他们的老人提供了养老的好场所,为孩子们解了后顾之忧,于是我更增加了信心。

  经过我和服务员姐妹们的共同努力,到09年幸福园托老院已入住了二十几个老人,此时基本达到了收支平衡。

  自从建院开始,王焕慈始终坚持尽量每天亲自去市场为院食堂买菜、买肉、买米、买面以及各种副食,以保证菜品及副食品的新鲜及优质,并要求厨房师傅精操细作。多年来没有发生一起因食物引起的老人们的各种不适,厨房食谱一周内无重复,从老人的饮食要求出发,多征求老人的意愿,尽最大努力满足每位老人的饮食要求,尽量让每个老人吃的饱,吃的好。

  经过十来年的努力与艰辛及政府部门的关怀与支持,该院现在已发展成为拥有床位150张,入住率达到了百分百的良好状态。王焕慈知道,没有爱心做不好养老事业,没有孝心也做不好养老事业,所以她要求本院的服务员兄弟姐妹们对待老人要不嫌弃、有爱心、有涵养更要有耐心。由于来此入住的老人们爱好、性格、体质、精神品质各不相同,所以要求服务员与家属多沟通,多了解老人的各种方面的情况,摸清各位老人的状况,以便方便与老人沟通,让老人得到心贴心的服务,在这里有家的感觉,所以有好多老人从入住本院以后身体棒了、精神好了、爱说笑了。

  王焕慈每天吃住在托老院,这也方便了对院内每项工作的了解。尤其是这些老人的内心思想、情绪变化、生活需求、身体情况她都能吃的透,记得准。从建院开始她每晚上都要起床数次,查看晚上每位老人的睡眠及休息情况,并辅助值班服务员做好相应的服务工作(如给老人换尿垫、帮老人翻身等)并形成了惯例,所以每个老人的饮食、睡眠及健康情况都是了如指掌。有时,一些家属来看老人,都需要她来做他们之间语言交流的翻译,老人对其子女发脾气、耍态度的时候需要我来劝说。这些老人都把王焕慈当成了他们的主心骨、贴心人。

  2012年,有一位谢姓大妈,80多岁了,家庭条件很好,儿女们也孝顺。但是就是因为是患血栓后遗症,不但生活不能自理,言语不清,并且脾气古怪暴躁,儿女们在家给老人换了二十几个保姆都不能使老人安心养老,在家不是吵就是闹。儿女们实在没有办法了,于是送来幸福园托老院试一试。王焕慈了解了老人的情况后,当时亲自与老人同吃同住,耐心照料,了解老人的一举一动及心理变化,逐渐的老人和她心灵相通了,老人的各种表情动作我也都能理解,能够满足老人的各种需求,老人不闹了,性情温和了,脸上有了笑容,老人很安心的住了下来,儿女们的心总算放下了,都能安心的忙自己的工作。

  经过全院职工的努力及政府有关部门的支持,衡水幸福园托老院的经营状况越来越好,从原来的一直亏损到现在的小有盈余。但是,王焕慈越来越觉得社会上需要住托老院的人很多,好多老人没有走进托老院享受服务的原因,不是不想来、不愿来;而是有相当一部分人由于家庭经济原因来不了,费用是直接问题,于是王焕慈克服种种阻力,做出了一个决定:“对需要入院养老的老人,确实家庭困难的,由托老院减免费用入住,也是作为对社会的回报,为社会养老事业做出的一点绵薄之力。”

  目前该院享受减少服务费的人员仍有十几人,仅此一项该院每年减少服务费收入几万元。

  少收入或者不收入,这些并不重要,我们也是心甘情愿,为社会付出,为老人尽善,我们也是高兴的。但是有一些事情让我及我的护理员兄弟姐妹们心里总觉得委屈与不解。王焕慈告诉了我们她的快乐也道出了平日的心酸。

  院内的护理员不可能眼睛不眨的看着老人们,护理员要为老人洗衣服、铺床单、端饭、端便盆、为老人洗头理发、洗脚等。老人有时也可能有点小磕小碰,本来护理人员就感到很内疚,但是家属仍会严厉斥责,说护理员不尽心,甚至侮辱、打骂。总以为进了托老院,花了钱,老人就是进了保险箱,这让护理人员很是委屈。她总要说服护理员并带着护理员给家属作耐心细致的解释工作,以致家属达到谅解。

  看到老人们能够在自己的托老院里开开心心的养老,舒舒服服的生活,他们的儿女们能安心的工作,拿出更多的时间与精力为祖国建设做贡献,为早日实现中国梦出力,王焕慈很自豪,觉得自己及兄弟姐妹们的辛苦与付出得到了社会的承认,得到了政府的支持,为儿女尽孝,为社会分忧。王焕慈表示会加倍努力,加倍付出,会做的更好。

  王焕慈自豪而又负责的对大家说:“我认为,我的托老院就是一个大家庭,我就是这个大家庭中的长子长女,入住老人们就是我的老人,服务人员就是我的兄弟姐妹。我要带领我的兄弟姐妹齐心协力,加倍付出共同把我们的老人孝敬好,让她们度过愉快、康乐、舒心的晚年。” (薛新峰)